400 110 1177
部分案例 最新动态 时事热点 老有所为 老有所乐 政策法规
站内搜索
当前位置:服务中心 > 信息资讯 >老有所乐 >宝鸡76岁大爷花光十几万退休金 21年创造31项发明

宝鸡76岁大爷花光十几万退休金 21年创造31项发明

来源:中国新闻网    类别:老有所乐    浏览量:...    更新日期:2021-11-15
导读:76岁大爷花光十几万退休金 21年创造31项发明 5项获得国家实用技术专利
       宝鸡爱迪生辛世武就爱钻研新事物

  翻身床、爬楼机、洗菜机、搓澡机、电动拖把、自动升降坐便器、秦腔电动打击乐器……这些五花八门的发明创造,都出自一位花甲老人之手。为了方便和满足老年人的生活需求,他在退休之后的20多年里,先后创造了31项发明,其中有5项发明获得了国家实用技术专利。

  近日,“76岁大爷研发31件老年人神器”登上微博热搜榜,话题阅读量高达4936万。而“花式宠妻”的硬核话题也在朋友圈不断“刷屏”,一时间成了闻名全国的“网红”。这位老人就是被网友戏称“宝鸡爱迪生”的辛世武,他是陕西省宝鸡市陈仓区卫生局的一名退休副局长。为了搞发明,他不仅花光了十几万退休金,还失去了左手的一根小拇指,但这依然阻挡不了他追梦的脚步。如今,辛世武只想把自己的全部发明整理成册,再生产一批保健床投放到敬老院、养老中心等护理机构,服务更多行动不便的老年人。

  为瘫痪父亲设计的“多功能保健床”有150多个零件

  退休至今,辛世武自主发明的31件产品中,有19项发明都是为了更好地服务老年人。让行动不便的老年人享受优质老年生活,是辛世武潜心钻研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  1999年,辛世武的父亲因动脉硬化导致半身不遂,瘫痪在床,整天起不来床,也翻不了身。“父亲脑子非常清醒,但身上总是难受。”辛世武说,当时自己还在上班,照顾老人的活儿大部分都落在了老伴儿身上。为了防止老人长时间躺在床上,身上生褥疮,他们每隔一个多小时就要帮忙翻一次身。这看似简单的护理工作,对当时已经50多岁的夫妻俩来说,却并非一件容易事儿。

  老父亲的痛苦,辛世武看在眼里,也疼在心里。在陪老父亲辗转于西安、北京等各地医院看病时,他一直想寻找一款能帮助卧床老人翻身的多功能护理床,但苦寻无果。“那时市场上还没有保健床,所以我就想弄个能翻身的床,但是一直没有实践。”退休后,辛世武有了大把的闲暇时间,无心老年娱乐生活的他,重新拾起想为父亲打造一款具备翻身功能“保健床”的念头。他说干就干,立马买来材料和器件,开始动手设计。

  为了实现卧床者翻身、坐起等一些简单操作,辛世武费尽心思,他亲自设计图纸,测试床体性能,在一次次的失败中汲取经验,仅用了两三年时间就成功研制出了第一代保健床的雏形。“制作保健床遇到的最大难题,就是无法控制床板的运转速度和力度,我做了上百次实验,才找到了适合老年人的速度和力度。”

  2006年,这款具备翻身、坐起等多功能的保健床终于问世,它由纵向三块床板和150多个零件组成,除了请工厂代为加工的床体和从市场上购买的一些电子元件,有将近100个零件都是由辛世武亲自设计,再通过切割、焊接等技术达到自己想要的形状和性能。

  辛世武在床头悬挂了一个药瓶改制的简易遥控器,卧床者躺在中间床板,就能自行通过控制遥控器,让左侧或右侧的床板能够缓慢向上抬起90度,辅助实现左右翻身。需要方便时,卧床者只需将自己推坐起来,点击按钮打开大便孔,完事儿后还能控制打开床头的排气扇,清除屋内异味。当然,保健床的实用功能不止这些,它还具备了很多隐藏技能,卧床者即便不下床,也能通过遥控器开关窗户或窗帘,甚至还能给阳台的花花草草浇水。

  “生了病,躺在床上起不来会很难受,还得天天麻烦子女翻身,一上午两三次,时间长了都会烦。”有了这款保健床,自己一只手就能控制,随便怎么翻都行。在不断的改良和优化中,辛世武又新增了定时功能,可以设置隔几个小时为卧床者翻身一次。“我平常吃完饭也会上去翻一翻,就当锻炼了。”

  这是辛世武退休后最先开始搞的一项发明,也是获得国家实用技术专利的五件作品之一。但遗憾的是,辛世武的老父亲没能享受到儿子费心研制的成果。

   “退休时间多,跳舞腰不行,倒是搞发明还能行”

  其实,辛世武的发明之路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初露端倪。

  人如其名,辛世武自小就喜欢研究各类机器,平时喜欢动手制作一些“新事物”。1968年,辛世武从凤翔师范学校毕业后,被分配到当时的宝鸡县千河镇一所小学任教,担任数学老师兼音乐教师。任教期间,辛世武发现学校缺少教学仪器,他就自己动手制作了常用的直尺、圆规等教具,以及一些做实验用的仪器。

  “因为上课没有仪器,课本上好多知识就教不了。”辛世武说,他有一次上课教几何,在给学生介绍水准测量仪时发现,学生们对这款仪器特别感兴趣,但这么专业的仪器在当时极为稀缺,他就想着做一个测量仪。可是,他自己也只是在上学时使用过几次,对水准测量仪的构造不甚了解,试做了几次,均以失败收尾。偶然间,辛世武听说在附近修引渭渠的工程师有一个精密的水准测量仪,他原本想借来看看,谁知人家根本就不愿外借。为了尽快了解水准测量仪的构造,辛世武在教学之余,经常跑到工地上观察请教。他花费了一年多的时间不断改良和完善,最终制作出的简易版测量仪足以满足日常教学所需。

  “那个年代什么都缺,我本身又喜欢动手,就逐渐地爱上了发明。”辛世武上初中时特别喜欢物理,课上也学了电动机的工作原理,再加上每次看到机器都爱研究一番,因此掌握了许多机械知识。“我就是把课本里学到的知识与实际生活相结合,利用这些机器的工作原理举一反三,搞一些小发明。”

  在乡村小学任教3年后,1970年,辛世武进入人民公社工作,之后又调但县委组织部。1988年,辛世武到当地卫生局工作,在人生的最后一岗呆了整整12年。2000年,时任卫生局副局长的他退居二线,把自己全部的精力都用在了发明创造上。

  辛辛苦苦工作了一辈子,退休后也没闲下来。但在辛世武的眼里,他的另一种人生才刚刚开始。“退休后,空闲时间太多了,咱年纪也大了,去劳动也没劲儿,打牌又心疼,跳舞腰不行,倒是搞发明还能行。”

  秦腔电动打击乐器已经研发到第五代,一人能同时演奏十二种乐器

  除了对机械设备比较感兴趣外,辛世武最大的爱好便是听秦腔戏曲。

  一次,辛世武在参加秦腔自乐班活动时发现,不管是文乐队还是武乐队,演奏时都至少需要五六个人配合才能正常演出。“但五六个人训练起来相当困难,甚至几年也训练不出一组打击乐队。”他就想,能不能发明一个只需一个人就能演奏的电动打击乐器呢?

  虽然辛世武从七八岁就开始学板胡,对秦腔文武戏的其他乐器也都略知一二,但是要一个人身兼数职,演奏出原本由五六个人合奏的秦声秦韵,难度系数并不低。而且,想要打造一款通过操控键盘实现5种乐器的机械敲打,这不仅需要自动化、电子、物理等相关知识,还需要具备焊接、木工、钳工等各项专业技能。这对只有中专文凭的辛世武来说,一点都不简单。

  制作电动打击乐器自然少不了各种电子元件,但市场上售卖的电子元件几乎都不符合辛世武的需求。为了寻找这些部件,辛世武跑遍了市内市外的电子元器件商店,甚至尝试在网上订购。“有时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电子元件,买回来装上又发现不适合,耗时费力。”遇到搞不明白的问题,辛世武就四处求师解答疑惑,没日没夜地冥思苦想,有时睡到半夜突然想起一个念头,就爬起来写写画画。“初中学过几何图形嘛,那我就能绘制图纸。”辛世武绘制的电路图纸看上去极其复杂,纸上的线条密密麻麻,几经波折后交汇在某处。

  经过数百个日夜的研发攻坚,辛世武理想中的“秦腔电动打击乐器”终于做成了。电动打击乐器由暴鼓、板胡、梆子、牙子(亦称檀板)以及镲、大锣、小锣三件铜器组成,主要以秦腔武场面为主。每件乐器都安装了电磁装置,通过设备连接到控制发音的微型键盘里,按压按钮通电后,装置产生吸引力,敲打乐器发声。

  有了这台多合一的电动打击乐器,原本需要五六个乐手才能演奏的秦腔表演,辛世武一个人就能搞定,这在当地引起轰动,各大媒体争相报道。辛世武带着这套“电动装备”,先后受邀参加了宝鸡市“绝技”表演和陕西省第三届艺术节表演,均赢得第一名。2003年年底,辛世武不仅登上了陕西省春节晚会的演出舞台,还踏上了北上的火车,到北京参加中央电视台《曲苑杂坛》的节目录制。当他一人操作电动打击乐器在舞台中央演奏时,节目主持人曾评价:“这在全国是唯一的。”

  但辛世武对“电动打击乐”的研发却并未止步。后来,他又用了一年多的时间研发出了第二代电动打击乐器,加入了秦腔文场面的一些演奏乐器,比如板胡、二胡、电子琴、大提琴、扬琴、贝斯等。“第二代加入了一些西洋乐器,难度就比较大了,科技含量也相对较高。”辛世武按照电子琴千分之一的大小制作了一个微型键盘,安装在二胡琴杆上,并把电子琴等西洋乐器的外轮廓和键盘都去掉,只留下琴键发音板,再用电线将电子琴的琴键连接到微型键盘上,通过弹奏微型键盘来控制弹奏电子琴。“其实就相当于用两把二胡和板胡来控制所有乐器的演奏。”

  当问及发明过程中是否遇到难以克服的问题时,辛世武总爱说一句话:“要有啃硬骨头的精神,要不断摸索、反复琢磨,一次实验不成功,就十次、百次反复试验,问题总能解决了。”如今,秦腔电动打击乐器已经研发到第五代了,一个人能同时演奏十二种文武乐器。

  搞发明难免要跟各种工具和器械打交道,受伤自然无法避免。2016年7月,由于对电锯的性能还不甚熟悉,辛世武在切割电动乐器的木插头时,左手小拇指不慎被电锯锯断。“当时家人就一致反对,不同意我再继续搞发明了。”辛世武回忆道,医生说断指已经接不上了,在家人的劝说下,他住院修养了4个月。“唉,当时我也不想搞了,但一步一步走到现在,花费了很大功夫,心里确实放不下。”受伤后,辛世武也曾认真考虑过是否要放弃“梦想”,但无所事事的老年生活让他感到无比乏味,出院后不久,辛世武就开始“重操旧业”。

  “他受伤后,我心情一直不好,好好一个人被搞成这样子。”辛世武的老伴儿李巧翠一想起他受伤的手指,就很揪心,当时就一直制止他,坚决不让他再做了。但又想着这20多年来,他不打牌不抽烟,就喜欢跟机器打交道。“你阻止他,他心里也不好受,所以我回头就又支持他了。”相伴五十载,李巧翠实在不忍心扼杀他的梦想。

  20天制造“升降专梯”上下楼,总成本不到300元

  在辛世武的诸多发明中,他最中意的则是安装在一楼楼梯口,供街坊邻居上下楼使用的“自动爬楼机”。这也是李巧翠最喜欢的一项发明。

  辛世武和老伴儿住在小区二楼,每次上下楼都要爬十多米的楼梯。“我老伴儿年轻的时候操持家务、干农活,累着了。老了以后,腿脚不好,腰肌和膝关节劳损严重,上楼也比较费劲。”像老伴儿一样腿脚不方便的老人普遍存在,住在没有电梯的楼房里出行都是问题。随着年龄不断增长,辛世武越来越感受到老年人在日常生活中的局限和困难。

  怎样才能更简单方便地上下楼梯呢?辛世武原本打算做致力器,但由于成果过于高昂,便放弃了。“我就各种设想,做了好多方案,最后才考虑做个自动爬楼机。”2019年4月份,辛世武开始着手筹备,花了大半年的时间设计、选材,模拟了上百次实验,10月10日开始制作,仅用20天时间就完工了,11月1日正式投入使用。爬楼机固定在1楼的楼梯护栏上,由护板、扶手、座位以及上下两个轨道组成,“所有的材料都是从旧货市场淘来的,总共不到300元钱。”

  爬楼机的工作原理并不复杂。通电后,电机带动减速机,减速机再带动另一个减速机,通过两次减速达到适宜的速度,从而带动座椅实现升降。目前爬楼机最大承重可达180斤,单趟运行一次需要1分钟左右,速度也比较合适老年群体。此外,对于老人而言,使用起来也非常简单。只需放下座位,人坐稳后系上安全带,再插上有控制开关的电源线,就能上楼了。为了方便晚上使用,辛世武在护板上还安装了一个小灯头。如今,自动爬楼机成了老两口的出行“专梯”,几乎每天都要乘坐两三次。“它不占楼梯面积,也完全不影响其他人上下楼。”辛世武解释道。

  为搞发明花光十几万退休金,老伴儿捡破烂补贴家用

  “人老了以后,行动不便,走不成,但还想去客厅转一转,到阳台上看一看。”为了解决自己和同龄人忧心的问题,辛世武发明了附带按摩功能的“电动车”,不仅能在屋内来去自如,还能在移动过程中启动捶背装置。

  从客厅的“电动按摩椅”“电动拖把”到卫生间的“自动搓背机”“升降马桶”,从卧室的“电动翻身床”到厨房的“洗菜机”“洗碗机”,80多平方米的房间里堆得满满当当,随处可见由塑料药瓶做成的开关以及粘贴在药瓶上的使用说明,钳子、斧头、螺丝刀等工具有序摆放在卧室角落。放置着焊机、切割机等器械的2平方米阳台,则是辛世武专属的“科学实验室”,他在这里完成了自己的所有发明创造。寒来暑往20余载,这一方天地承载了他全部的梦想和退休生活。

  当然,成功的背后,总离不开一个人在默默付出。平日里,一心扑在发明上的辛世武“两耳不闻家务事”,里里外外的琐碎全部由老伴儿操持。辛世武虽插不上手,心里却惦记着妻子的辛勤付出。2013年冬天,辛世武帮老伴儿洗菜时,双手泡在冰冷的自来水里,被冻得生疼。当时,他就想发明一款自动洗菜机,既能解决冬天冷水洗菜的问题,又能减轻老伴儿的家务负担。经过构思,辛世武借鉴洗衣机的工作原理,在水桶底放置滤网,将要清洗的蔬菜放置在另一个滤网内,通电后利用正反水流从3个角度旋转冲刷,将叶类和根茎类蔬菜清洗干净。经过几十次的试验,简易版的洗菜机就做成了。随后,辛世武又利用同样原理发明了洗碗机,并双双获得国家专利。

  “洗碗机、洗菜机一搞出来,我都是第一个享受上的。这就是他对我的关心。有了电动拖把,拖地就轻松一点。”李巧翠说,虽然他不做家务,但是他发明的洗菜机、洗碗机,也都是在为自己着想。“所以说,你就要高高兴兴地支持他。”

  这些年为了搞发明创造,辛世武花掉了十几万的退休金。为了支持他,李巧翠经常在辛世武忙碌钻研的时候,悄悄拎着麻袋和夹子出门捡破烂。“实际上搞发明没挣来钱,这几十年投资也不小。”她想着,这是两个人共同的家庭生活,自己去捡破烂卖钱还能补贴家用,捡到的原材料还能让他搞发明。“他要生活,还要搞发明,天天跟他要钱,他从精神和心理上就不高兴了,心情就不好了。”


  在李巧翠眼里,辛世武发明这么多东西,对社会来说也是一种贡献,所以她总是尽自己最大努力去守护他的“发明梦”。“不管他搞啥,身体是健康的就行。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就是福气,也是家庭的福。”

  前不久,央视新闻专访播出的《宝鸡七旬老人辛世武:用心发明匠心筑家》,让更多的网友关注到他,一时间,辛世武“用科技花式宠妻”的新闻在网络和朋友圈不断“刷屏”。11月8日,“76岁大爷研发31件老年人神器”冲上微博热搜榜,话题阅读量高达4936万。在记者仔细解释了“微博热搜”的含义后,辛世武爽朗一笑,说道:“那我是不是成网红了?”

  辛世武说,以前忙,没时间去宣传和推广。现在有很多人关注到他,还有厂家专程来看保健床、电动打击乐器、洗菜机等发明。他表示,自己现在没有发明新产品,打算先停下来,把以前的所有发明整理成册,再生产一批保健床投放到敬老院、养老中心等护理机构,服务更多行动不便的老年人。“我看到我这些发明对社会进步有作用,我这心里就高兴。”
分享到:
更多 ->
 
 
3.89.204.127